stheno

让我摸个大纲段子送你吧 小天使 让你看一下我在写小甜饼的时候脑子里都溜达了些什么鬼‘_(:з」∠)_

你想不想看 @Layla
美艳继母侯爵夫人鹅 和 侯爵家的大少爷迷
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


Oswald是个名媛 [美丽的男孩子]高跟鞋下踏着男人的骨头 坐在珠宝做成的王座上 餐盘里放着仰慕者的心

某天应邀前往Edward侯爵大人的府邸
席间第一次看到了侯爵家只闻其名却很少人真的看到过的Edward大少爷

Oswald从Edward侯爵大人伸过来的叉子上咬下肥美多汁的小牛排
羽毛扇半遮着脸 Oswald眉目含情地望着老侯爵
桌子下的腿却轻轻地从大少爷的脚踝踩着往上抬 直到划过他双腿中间才打算放下
却被大少爷抓住了伸过来的腿
指甲从Oswald的脚背划过
吓得Oswald赶紧乖觉的收回脚
[Oswald:溜了溜了 妈的 面无表情我还以为是个纯情的小奶狗 怕是要翻车]

但是就从此有些上心

Edward侯爵大人的追求仍旧热烈
侯爵夫人位置也对他虚位以待
Oswald告诉自己 快三十的人了也该收心了
侯爵夫人的位子也配得上自己

话说这样说
其实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为什么非选了四十多岁的老侯爵
而不是另外更好的
Oswald也不知道

婚礼前夕选购珠宝的时候
Edward老侯爵身体突然有些不适
便让儿子Edward陪伴Oswald前去挑选
Edward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沉默寡言
Oswald有些生气 却也不敢细想自己在气些什么
只能更加疯狂地选购着珠宝来掩盖自己的情绪

婚礼礼服设计师定下了见面的时间
离现在还有一整个星期
Oswald在花园里喝着茶
静静地望着院墙外树的枝桠

Edward老侯爵的死讯突然传来
Oswald惊掉了手里的茶盏

Edward老侯爵在外的情妇和私生子
得知Edward老侯爵即将迎娶新的侯爵夫人
为了侯爵的财产 打算杀掉侯爵
并把这件事栽赃给大少爷

大少爷痛心地在她们下药成功之后揭发了他们的阴谋
[Edward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等他们下完药再去揭发她们的 真的 你看我的眼睛 多么的真诚 ]

从警局里录完笔录的大少爷拿过手下送来的珠宝就往Oswald家走去

[我没有在第一次Oswald之后就决定他这辈子只能嫁给我,真的。而之所以没有在婚约期间就动手,也不是因为作者[划掉]我觉得在床上喊继母比喊宝贝什么的更棒,相信我。]

[Edward老侯爵这辈子拥有过的美人足够多了,而且,我都把他的情妇和私生子送下去陪他了 他应该能瞑目了吧。]
[不能也没有关系,反正母亲说我的亲生父亲也不是他 哈哈 (冷漠)]

Edward大少爷 哦 现在应该叫他侯爵大人了,他静静地等待着面前庭院大门的开启
Oswald的脸展露在他眼前


“现在,你要嫁的人是我了 ,Oswald  ”

他将手里打造好的珠宝塞入Oswald怀中
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往房中走去
不管Oswald惊呼出声和不太走心的假装挣扎
手下知趣的合上门离开

“继母大人 脸上的笑收一收 太明显了”
Edward轻轻颠了颠怀里的人

“你就像是密林里的藤蔓,美人化作的蛇,你得用金银浇灌着生长,爱也只能成为你的养料,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我既不缺财富,也不缺对你的爱,我愿意用爱和金银打造囚禁你的监牢,Oswald,你这辈子只能在我怀里活着,或者在我床上死去”

Oswald在Edward怀里扭了扭
“床在楼上 大少爷 我在你怀里”
说到这里 Oswald忍不住又勾了勾嘴角
“还有 哼 我才没有笑”

给恶魔的礼物


私设 恶魔会引诱有罪孽的人 当他们回应恶魔的引诱而堕落 则将会由罪恶程度来决定堕落之后的实力 而进行引诱的恶魔也会得到一定的比例的实力提升,当然,做坏事才是恶魔的主流升级途径。
与恶魔斗争的圣职者也能够通过修行和屠戮恶魔来获得力量。

“爱德华!!你听见了没有!!”耳边加大音量的发言使得爱德华被迫从自己的思绪里脱身出来,啊…现在还在例会…刚刚神父说了什么来着,哦…对了,最近恶魔又有了出现的迹象,大家要加强警惕…后背被重重地推了一下,爱德华赶紧点头,在台上神父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里安静地低着头快步离开,把身后其他牧师轻轻嗤笑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怪胎…嘻…就是…”

他越发瑟缩了一些身体,推了推眼镜又加快了步伐,直到他觉得已经走得足够远。

爱德华来到了郊外的山林中,选了一棵熟悉的树靠着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树下湿润的泥土,然后他摘下眼镜,突然笑出了声音。

“威廉,你看,我们和恶魔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一直困惑于这个问题,是犯下的恶行不够深重?那么,杀了你的我,为什么还没有成为恶魔?还是因为活着的身躯和虚无的仇恨?那你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来找我报仇?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不着急,我总会看到的,你看,恶魔们,不是又出现了吗”随着笑声的骤停,爱德华脸上的表情在喜悦和平静中诡异的快速变换着。足以吓到每一个猝不及防间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有些晚了,威廉,我下次再来看你。”爱德华的脸上终于重归平静,他摸了摸身旁的树,正准备离开,耳旁却突然出现了呼救的声音。

爱德华歪了歪头,有些好奇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Layla 小可爱的点梗我大概才写了三分之一
不管了 先前情提要一下吧 哈哈哈 我会努力继续的
下一段Oswald出场 我爱神父和恶魔[笑]

迷鹅的婚礼

每次我一打算动笔
脑子里就不停在划过这些画面
可是我明明是打算写小甜饼的
天可怜见 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Oswald躺在漆黑的棺木里
身上覆盖着黑色郁金香的花瓣
称着他脸上死亡的色彩
不带血色的灰白

Edward穿着精致的黑色西装
席地靠坐在爱人的棺木旁
猩红的血顺着西装的纹理流淌到了地上
血液的气息裹着花香弥漫在空中

他们身旁是横陈的尸体
恍惚间仿佛还有火药的气息不甘地盘旋着
不肯远离这个地方
周围没有一点声音
教堂的屋顶站着乌鸦
它们也不出声
只是静静地歪着头注视着新人
像来参加婚礼的宾客般安静

“白色的玫瑰送给被祝福的新人…”
“黑色的郁金香更适合我和你的爱…”
“我和你的…绝望和悲哀”

Edward挣扎着站起身
大量血液不断的流失
也不断地带走着Edward身上的温度
他环顾四周 胸口的伤使他忍不住弯了弯腰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惊走了屋顶上这场婚礼的宾客
城镇里回荡着乌鸦们的凄厉的大叫

“婚礼结束了 客人们也都离开了”
Edward迈入棺木
躺在了Oswald的旁边
“接下来就只是我和你的时间了 Oswald”
于是他笑着在他唇上落下带着血的亲吻
然后在夕阳最后的余辉中伸手合上棺木
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小镇的入口
男孩倒干了桶里最后一滴汽油
面无表情地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
直到乌鸦的声音终于响起
他眼里闪过大概是悲伤的颜色
抛下早已准备好的火把

“新婚快乐 父亲们 ”

“还有……再见……”

我的错 小可爱  @Layla 我还没有写完小甜饼

这两天小甜饼写着写着就开始刀了[哭]

(´╥ω╥`) 我的脑子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所以我摸了一个鱼哈哈哈[不要打我]

不过我的小甜饼也写了快一半了
就是感觉有点刹不住
可能要写成大甜饼了[哼唧]

所以你要不要先将就着看一个刀

[溜走并且躲过扔来的四十米大刀]

点梗∠( ᐛ 」∠)_!

有没有宝贝儿点迷鹅梗 我看着能写的写 大晚上的好无聊 之后会删 占tag抱歉

被骗到的小孩子才是可爱的小孩子

一个沙雕短文 ooc预警 画风放飞
霍格沃兹提及 请看完再…请看完也不要骂我
谢谢_(:з」∠)_

爱德华 尼格玛是傲罗鉴定科的一个普通小傲罗
奥斯瓦尔德 科波特是对角巷里一家普通酒吧的一个普通调酒师

有一天 傲罗们接到报案 对角巷一家酒吧发生了命案 爱德随傲罗小组出发 来到酒吧之后傲罗们开始工作 检验环境的检验环境 询问证人的询问证人

爱德华检验完现场环境之后打算看看同组其他成员的进度 然后就看到了正在被询问的奥斯瓦尔德[眼泪汪汪][用颤抖地声音哭着说道]“天哪!怎么会有人这样随意决定他人生死。”

爱德看着眼前小只的奥斯瓦尔德脸上还带着些惊惶,泪水滑落脸庞,掉在了地上轻轻的“啪嗒”一声,和他心门洞开的声音一样。

傲罗们还想继续追问奥斯瓦尔德更多的信息,爱德华却已经无法再容忍自己眼看着奥斯瓦尔德哭泣着再继续接受着询问,于是…

“爸爸,这已经是您给我讲的第二十个版本的您和父亲相识的故事了,能看在我已经十二岁的份上,至少走点心编一个像样一点的故事再来骗我可以吗[冷漠]”
奥斯瓦尔德笑着轻吻了儿子的额头

“哦?真的?!那一定是因为我年纪大了记不太清从前的事了宝贝,我怎么会舍得骗你呢[笑]睡吧宝贝,做个好梦。”

然后他看见他和爱德华的儿子在他的轻吻下柔软了表情,对他报以回吻之后闭上了眼睛。
于是他关上了房间的灯,带上了门,来到了他和爱德华的卧室。

爱德华靠坐在床头,手里的书还未曾合上,眼睛却已经落在了走近他的爱人的脸上。微暖所以暧昧不清的灯光使他深蓝色的浴衣呈现出如墨色般的光泽。

“你知道吗爱德,宝贝觉得我在骗他呢,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你不是因为我的楚楚动人而爱上我的吗?”
“当然,就像你是因为我的英雄救美而爱上我的一样真实。”
爱德华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合上书,向奥斯瓦尔德走去。

“他什么时候发现你在骗他的?”
“大概是我讲到第十五个版本的时候?哦,这可真令人遗憾,他可能没有像你一样聪明,爱德。不过没关系,被骗到的小孩子才是可爱的小孩子。”

未尽的话语消失在唇齿间

“是的,这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像我这样聪明的,你说呢?[笑]”

我以为只有我守序邪恶

一个沙雕脑洞 ooc预警
看到的朋友都是缘分啊 所以请不要骂我
谢谢_(:з」∠)_

霍格沃兹au
设定中无伏地魔食死徒 但是蛇院依旧因为据传学员大多心狠手辣利益至上(bushi)而被各种忌惮

爱德华尼格玛和奥斯瓦尔德科波特因为一次谜语救鹅而相识
奥斯瓦尔德被爱德华的学识所打动 爱德华被奥斯瓦尔德的精致脆弱(bushi)所吸引

奥斯瓦尔德以为爱德华是一位拉文克劳
爱德华以为奥斯瓦尔德是一位赫奇帕奇

当然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向对方明确过自己的学院 任对方误会 并对自己的推断万分坚信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年[微笑]

然后有一位斯莱特林的教授逝世 他所教导过的学生都互相通知 明天前去吊唁

迷[ 明天我有点事 可能会晚些回来 亲爱的 晚饭不用等我 爱你❤]
鹅( 真巧 我明天也有事 可能我们还不一定谁先回来呢 爱你❤ )

然后在教堂门口遇见了穿着斯莱特林校服的对方

哈哈哈真巧[尴尬]
哈哈哈是啊(冷漠)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迷鹅】谜语的内心独白

我有多爱你 我就有多想伤害你

我无法不爱你
所以你也要也同样爱我

但是我也没有办法不伤害你
你的痛苦使我感到满足
使得我越发爱你

我愿意付出所有使你感到快乐和满足来换取你对我的爱
也愿意做出一切使你感到悲伤绝望来感受我对你的爱

你是爱我的吗
原谅我只能通过伤害你来确定

确定你爱我
也确定我爱你

【德哈】我打算去杀了哈利波特

前文
[我不会做链接…可以看看我的主页…什么的…?…]

[先去踩个点好了…]午夜的钟声敲响,德拉科出现在了波特家的豪宅外。

[什么声音?]。轻微的关门声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似有似无的响起,德拉科赶紧前往声音传来的地方。

[哦?有趣,哈利波特,一个身价过亿的年轻总裁,独自一人在半夜十二点开车出去,他打算去干嘛?]
德拉科玩味地勾起嘴角,眼睛里闪过兴奋的暗芒。

车速出乎意料地慢…[简直是委屈了哈利波特的千万豪车…]德拉科一边跟车一边暗自腹诽。

周边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哦…有钱人的无聊消遣…呵…大半夜出来泡吧…难道…今晚的宴会,我们的钻石单身汉—波特总裁,连个合心意的女人,都没能带回来吗?]

车里的总裁走出了车,打断了德拉科心里莫名开始积蓄的…不明的怒气…

德拉科看着他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不甚在意地走进了一家酒吧,却又在即将踏入酒吧门口的前一秒,好像完全不经意似的,看了一眼德拉科所在的地方。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从哈利波特家中开出的豪车中走出来,德拉科大概是不会相信这个男人就是照片上那个美则美矣却没有灵魂的“波特总裁”。]

[夜晚仿佛赐予了他神奇的魔力,还是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但所有见到他的男人女人都不会有想起他是谁的机会,只会感叹于造物主的神奇和对他的偏爱]

【德哈】我打算去杀了哈利波特

现代 杀手德 魅魔哈
大概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是个厉害的杀手 被客户雇佣去杀掉敌对公司的哈利.波特总裁…结果发现魅魔哈正在…[进食]…
显而易见的该设定ooc了啊朋友们   渣文笔将就着看吧哈哈哈  不嫌弃的话欢迎评论哦

大概分三节到五节写完吧

[唔…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啊,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把公司做到这个地步…果然还是太惹眼了是吗?]
德拉科拿着一页薄纸眼神似笑非笑地望向面前的电脑屏幕。

[哈哈哈,若论“年轻有为”谁能及的上您呢?“铂金”先生,他的成功不过就是家族的余荫庇佑,而您,您的赫赫威名,都是用鲜血铸就的]
屏幕里的男人笑得讨好却并没有回答德拉科的问题。

[也好,不过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你不说我也不多问,三天吧,三天之后,我会用哈利.波特的死讯来换我应得的酬劳]
问题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德拉科也不以为意,本来就是流程以外不该多问的东西,最新的杀手都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次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连他自己,其实也都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额外关注这次的目标…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直觉在叫嚣,却没有感到危险的预兆…
[未完待续]

【德哈】来 帮我一下吧 马尔福

平行时空 ABO DHAO

设定……有这个东西吗…[ooc是肯定的 见谅]

[那大概是没有黑魔王的魔法界 双贵族子弟 亦敌亦友 相爱相杀 ]

[前情提要 :一次宴会中途 德拉科看见哈利离席 跟上去想看看哈利在搞什么鬼 结果看见哈利踉踉跄跄往扶着墙偏僻的地方走 然后直接跪倒在了墙边 德拉科赶紧上前 然后闻到了哈利逐渐变得甜腻的信息素味道]

[德:我想…你大概…也许…需要帮助?]
哈[勾起半边嘴角]:帮助?当然!马尔福,我当然需要帮助[抬手揽住马尔福的腰]如你所见,我好像快发情了。所以,你是打算帮我把我房间床上的抑制剂拿过来喂我喝下呢,还是打算在我房间的床上[沿着马尔福的腰把手滑入马尔福双腿之间]把你这里的抑制剂射出来喂我喝下呢?[意味深长笑]

德[笑容逐渐变态.jqg]

抱起 幻影移行  波特的床

[哈:哦 我想你大概是不会把我床上的抑制剂喂给我了]
波特被扔上了金红的床

[哈:你太粗暴了 马尔福]
[德:不喜欢吗?]
[哈:[笑]当然 不能更喜欢了]
[德[环视 皱眉]:碍眼的金红]
挥法杖 房间变成了银绿色
[哈:你已经把我的房间染上了你的银绿色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染上你的 …白色呢…[凑近]…德拉科]

[哈:呵 男人.jpg]

[拉灯 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