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heno

迷鹅的婚礼

每次我一打算动笔
脑子里就不停在划过这些画面
可是我明明是打算写小甜饼的
天可怜见 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Oswald躺在漆黑的棺木里
身上覆盖着黑色郁金香的花瓣
称着他脸上死亡的色彩
不带血色的灰白

Edward穿着精致的黑色西装
席地靠坐在爱人的棺木旁
猩红的血顺着西装的纹理流淌到了地上
血液的气息裹着花香弥漫在空中

他们身旁是横陈的尸体
恍惚间仿佛还有火药的气息不甘地盘旋着
不肯远离这个地方
周围没有一点声音
教堂的屋顶站着乌鸦
它们也不出声
只是静静地歪着头注视着新人
像来参加婚礼的宾客般安静

“白色的玫瑰送给被祝福的新人…”
“黑色的郁金香更适合我和你的爱…”
“我和你的…绝望和悲哀”

Edward挣扎着站起身
大量血液不断的流失
也不断地带走着Edward身上的温度
他环顾四周 胸口的伤使他忍不住弯了弯腰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惊走了屋顶上这场婚礼的宾客
城镇里回荡着乌鸦们的凄厉的大叫

“婚礼结束了 客人们也都离开了”
Edward迈入棺木
躺在了Oswald的旁边
“接下来就只是我和你的时间了 Oswald”
于是他笑着在他唇上落下带着血的亲吻
然后在夕阳最后的余辉中伸手合上棺木
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小镇的入口
男孩倒干了桶里最后一滴汽油
面无表情地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
直到乌鸦的声音终于响起
他眼里闪过大概是悲伤的颜色
抛下早已准备好的火把

“新婚快乐 父亲们 ”

“还有……再见……”

我的错 小可爱  @Layla 我还没有写完小甜饼

这两天小甜饼写着写着就开始刀了[哭]

(´╥ω╥`) 我的脑子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所以我摸了一个鱼哈哈哈[不要打我]

不过我的小甜饼也写了快一半了
就是感觉有点刹不住
可能要写成大甜饼了[哼唧]

所以你要不要先将就着看一个刀

[溜走并且躲过扔来的四十米大刀]

评论(9)

热度(20)